田园悍媳

字数:5058字

    “先在我这住一段时间的,等胎象稳定了再说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”余夏儿说着,又低头看了眼木头,好像可以做点什么的,虽然可能有点早。

    余大志这下总算听明白了,一下瞪大了眼睛,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,整个人就跟傻了似的。

    余夏儿就忍不住打击他一下:“别高兴太早,可能也是个不带把的呢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韦氏就晕倒了。

    余夏儿:……

    被刺激的?

    这种因为怀孕而晕倒的事情,余夏儿只在电视上看过,现实中没见过,哪怕是吐得死去活来,一口东西也吃不下,只能喝水的那种,也没见有晕倒的。

    像这种晕倒后昏迷不醒的,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就有那么虚?

    等余夏儿给把了脉后,就发现……这是情绪太过激动的原因,与身体不好没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对于一些人来说,韦氏怀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比如老余家二房的,余大双他们,就觉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余大双在得知消息后,甚至脸色都朝变了,急忙忙抱孩子过来,对韦氏各种劝说。

    竟然劝说韦氏把孩子打掉,顺韦氏这一胎肯定还是个丫头,毕竟韦氏的娘也爱生丫头,说费那么大劲生个丫头,还不如过继她小儿子。

    五百两也不想了,甚至三百两都不玩了,只要把欠条还回去就行。

    余夏儿觉得她想得挺美的,那欠条二百两银子呢。

    田氏也天天想把余成宝塞过来,跟余大双一个想法,劝韦氏不要生,要儿子就过继余成宝,他们还不要钱。

    如今余成宝已经有半岁了,最近田氏也感觉到不对,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怀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的,眼皮在一个劲地跳着。

    都说多子多福,可她已经四个儿子了,以前三个她是没咋带过,现在成宝一个就够她受的,要是真怀上了……

    无法想象,简直就不想活。

    要不是余夏儿态度强硬,怕是不管余大双,还是田氏,都极有可能会把孩子留下。

    韦氏就挺意动的,很想养余大双的那个儿子。

    余夏儿不太想,挑了个吴长保回来的时间,把二百两银子要了回来。

    可把吴长保给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小儿子越是长开些,就越不像吴家人,让吴长保更加不痛快。

    看余大双很不顺眼,认为若不是余大双事多,不把早些把孩子送到老余家去,就不会丢她二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余大双挺委屈的,哪里能想得到十几年都怀不上,总一副要死了的样子的韦氏,竟然还能怀孕啊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人想什么,都不太能影响得到余夏儿。

    秋天可是一个特别忙碌的季节,地里的粮食要收了,山里的干果可以采集了,地里种的第二批南瓜,也差不多要老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红薯没有去年的贵,但也卖了二十文一斤,跟着一块种红薯的人家,都赚了一些钱。

    去年酿的桃儿酒卖了,今年又重新酿了一批。

    桃儿酒酿得很好,又挺受欢迎的,所以卖了五十文一斤的价格。都是卖给莫茯苓的,她卖出去会更贵。

    算算这一年,赚到的钱可是爱比去年多多了。

    余夏儿眉开眼笑,心情很是愉快。

    老余家人跟韦家人也很愉快,今年他们早早就进山去采莲子,采到的数量比去年多不少,两家人都赚了不少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年关,余夏儿发现一件挺奇怪的事情,就是今年红薯收成以后,她修炼起来似乎更顺了些。

    黑气几乎被击退,她的真气隐约占了上风。虽然还是战胜不了黑气,但照这速度下去,她很快就能打败黑气。

    说不准到那个时候,她的皮肤就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燕运气不是很好,就一个水土不服,竟然就病了两三个月才好,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这期间李燕隔那么几天,就会让司兰给她送信,可每封信都石沉大海,没有得到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为了能经常看到太子殿下,司兰总是挑着好话来说。

    以至于李燕一直认为太子殿下不来看她是因为还生她的气,同时也要面子,非要她先低头不可。

    因此病才刚刚好,李燕就迫不及待地去营地,想要尽快与太子殿下和好。

    李燕一直就知道,太子殿下长得很是好看,可看到那一抹背影,还是看呆了去。

    似乎恢复男儿身后,魅力更甚了些,哪怕脸上戴着面具,看不到那张脸,也让人禁不住被诱惑。

    江夏儿就是其中一个被迷惑住的每天只要有机会,她都会跑去盯着太子殿下看。

    今日正吃着用劳动换来的食物,一边吃还一边盯着太子殿下看,不想她只是不经意间转了转头,竟然就看到了李燕。

    江夏儿面色一下沉了下来,手里头的黑馒头吃着也不香了,暗暗盯着李燕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是李燕啊,你让我进去好不好?”李燕还没靠近营地,就让士兵拦了下来。一着急,就开口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她并没有白喊,太子殿下听到了,扭头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燕心头一荡,又连忙喊了一声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太子殿下会走过来,然后装作一脸惊诧的样子问她:你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她都做好了,要怎么回答的准备。

    结果太子殿下压根没认出她还,还一脸的好奇,扭头问旁人,“那女子是谁,新流放过来的人吗?”

    众人的表情就有点复杂难言,不是说以前挺宠这姑娘的,最近还时常收到这姑娘的信,怎么就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感觉有点怪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那是李燕啊!”随身太监无奈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李燕是何……”太子殿下刚想说不认识的时候,突然就想了起来,记起这李燕是何人了。

    一脸恍悟,却没有半点惊喜,相反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撵走,不走就杀了!”太子殿下毫不留情,跟对待司兰一般对待李燕。

    李燕面色都变了,急忙大喊:“殿下,我是李燕啊!我知道错了,你让我进去好不好,我发誓不会妨碍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