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宠冬官

字数:5608字

    袁宝儿盯着他,神情冷淡,“为什么留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的身份已经识破,而她也没有分辨,按理应该关在牢里,或者直接砍头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

    “不在这里,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右大王似乎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袁宝儿显然不想这样,她盯着右大王不语。

    右大王轻叹了声,“你知道的,我不想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该知道,如果我的身份别别人知道,你的这个位置就该换人做了。”

    右大王笑了,“这你放心,如今的我还勉强坐得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

    袁宝儿不想跟他争辩,直接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在识破那一张纸后,她不想再跟他上演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他们,”右大王知道她担心什么,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袁宝儿戒备盯着他,“如果你想要用来换取更多利益,那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算盘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右大王无奈。

    袁宝儿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无疑,右大王其实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是,”右大王之前很多事情都没瞒袁宝儿,这会儿再分辨,也没有可信度。

    “但这只限跟你无关时,”他强调。

    袁宝儿立刻垂下眼,不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因为他说得是事实。

    凡涉及到她的,右大王多数都会妥协。

    但那是在不知道她身份的时候,袁宝儿并不奢望此时他还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你这样不对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右大王笑了,“对或错,谁又分得清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我已经决定跟大夏停战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很惊讶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右大王笑,“我听说,大夏有个很有名的冬官,她能在水里种出粮食,能从山上挖出吃的,如果大夏愿意把这个人送给我们,我愿意就此停战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以一个人换一场乃至无数场战争,换做任何一个君王都不会拒绝这场交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,”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右大王咧嘴一笑,“我只知道那位女官,却没想到,她竟然成了我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侧过头,“就算不用交易,她也只能等你发落。”

    右大王摇头,“我想要你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皱眉。

    右大王道:“我听说过你,你想要目光所及的地方没有人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,你种出能结好多麦穗的种子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没有吭气。

    右大王道:“我们这里土地很糟糕,大部分地方只能长出草,可就是这个,这些年也都越来越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再这样下去,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连牛羊都养不活,到时要么发动战争,要么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夏很强大,虽然你们换了皇帝,但是你们的小皇帝也很厉害,我不想跟你们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右大王低声问。

    袁宝儿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的志向确实是希望没有人饿肚子,但她有自己的立场,更有自己的顾忌,在没有元哥儿明旨的情况下,她绝不可能帮右大王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强迫你,但也希望你好好想想,”右大王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袁宝儿想了想,也跟着下床。

    但是走到门口,就发现守在那里的禁卫军。

    她转去窗口,不出意外的也看到有人把守。

    袁宝儿握了握手,大病还没痊愈的她此时没有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她抖着还在打颤的腿重又回去床上。

    右大王则在外间办公,面见朝臣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不高不低的声音,袁宝儿闭上眼,没多会儿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再醒过来,右大王已经回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她霸占了龙床,他一直歇着边上的榻上。

    袁宝儿不想跟他讨论关于立场和种植之类的问题,就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右大王察觉她醒了,便放下书过来。

    “参汤还热着,趁热喝些,”他低声道。

    袁宝儿睁开眼,不配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右大王笑了下,“又或者我来喂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”袁宝儿身体不济,但气势不弱。

    右大王笑,“我不敢,但你阿爹应该敢吧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忿忿,坐起来,恶狠狠的瞪他。

    右大王把碗递过去,盯着她喝完,才轻叹道:“我不是你的敌人,不要这么我看我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闭上眼,躺回去。

    右大王道:“想不想看看你的同袍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立刻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地牢潮湿,只要你身体养好,我就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右大王回去榻上。

    对袁宝儿,右大王从来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袁宝儿立刻坐起来,“我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找到自己,之所以大病一是被扎马折腾的,二来也是因为记挂顾晟。

    她这也是急火,只要好好吃饭吃药,还是很容易痊愈的。

    右大王难得见她如此配合,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,但他还是叫来人,把饭菜送上来。

    这些天,袁宝儿靠参汤吊着,这会儿胃口已经伤了,只能喝些好克化的粥羹一类。

    但是厨下担心这些东西没有营养,就用鸡汤来做。

    袁宝儿饿得太久,并没有什么胃口。

    但是她想见老兵,她还记得在她昏迷之时,老兵嚎啕啼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右大王见她如此配合,便示意再端过来些。

    宫女有心说明,又怕右大王怪罪,只得再去拿。

    但袁宝儿自己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少了,”右大王挺不满意。

    虽然一碗不少,但那时相对其他人来说,对比袁宝儿之前的饭量,这就是饭后小点。

    袁宝儿扯了下嘴角,淡声道:“我胃口伤了,吃一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右大王看宫女,见她也跟着点头,这才示意把碗盘撤走。

    屋里没有人,袁宝儿道:“我想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好了的,”右大王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见他们,”袁宝儿打断他。

    右大王脸色微变,显然袁宝儿的不识好歹让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作为回报,我会写出草种怎么种植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道:“你不是担心以后牛羊饿死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个方法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右大王脸色终于阴沉下来,袁宝儿的语气让他忍不住发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