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,骗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叶剑声回答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

    大家都有一种松一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先是宋莫庭,再是江小小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害怕再有人出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我相信你们。那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,难不成我睡了一觉,这个世界大变样了?”

    江小小自己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小小,粥来了,赶紧先吃粥,你觉得三天三夜没吃东西把我们吓得要命。我们轮流在你跟前守了三天三夜。偏偏你就是不醒来,要不是宋莫庭做了检查,说你呼吸平稳,而且脉搏正常,没有任何异常,说你就是单纯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把我们急得要命。”

    江小小端着热粥,才感觉真的饿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也不知道我这一觉能睡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能看出来,她把大家真是吓的够呛。

    “你快别说了。只要你能醒过来,我们都挺高兴的。就是你不知道外面现在简直是要命。你睡了三天三夜,这雪居然下了三天三夜,到现在还没停。场长过来嘱咐我们,恐怕今年会是最严重的雪灾。

    这上下山的道路根本就已经不可能再通。照这么下去,咱们都被困在这冰天山雪地里。我们天天去扫雪,生怕这房子塌了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能停。场长说历史上最严重的时候,这里可是连着不停下了半个多月的大雪。而且那一年不光是下了一场大雪,下了大概20场雪,整座山都被雪埋。

    那会儿可没有林场,可是就这样,山下那些村子里的老百姓因为雪灾,死了不少人呢,冻死饿死的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古大力把外面的情况说一遍。

    江小小看一眼窗外,院子里的雪虽然清出来,可是能够看到外面依然是白雪皑皑,雪花还在肆虐。

    吃惊的神情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上辈子是有雪灾,可是她好像没感觉,也不记得大灾害,也对!

    上辈子她在生产队,刚分配到小集体,她可没到林场,在生产队日子虽然过得艰难,比起山上那可是好多。

    雪很大,问题是只要不出门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最多是扫扫雪,粮食不够吃是真的。

    因为路都不通。

    他们后来吃的上面几乎是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样,江小小那一年饿出来胃病的,后来好多年都养不过来。

    对,那一年饿死不少人,贾姝就是为了省一口吃的给她,才会被那个该死的无赖给欺负。

    才会慌不择路冻坏一条腿。

    自己记得那些不好的事情,却忘记了这一场雪灾。

    江小小叹口气。

    宋莫庭却敏感的觉察到江小小的情绪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。咱们储备的粮食还算可以,只要节省着吃,还能坚持到明年。场长也说了,等到过完年之后雪就少了。也就是这一个多月。我们男知青都已经和林场的工人们商量好,等到雪小一点儿就赶紧去再砍点儿树回来。

    只要保证燃料的充足。我们都不会有事儿。人家林场的职工在这里都工作了好多年。比咱们更清楚面对这个雪灾怎么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安慰,场长和他们谈这个问题的时候说的可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连场长都说了,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,这场雪不光把山封了,路堵了,而且现在上山砍树那简直是要命。

    雪都已经齐腰深,万一一个不小心跌倒那些雪沟子里,说不定人就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这样,场长还警告他们这一阵儿雪化之前绝对不允许上山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真的会闹出危险。

    而且还让他们省着点儿烧柴。

    江小小眼神清澈,坚定,她比谁都了解这场雪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别哄我,这雪这么大,怎么可能还上山砍柴?我看我们还是开会商量一下后面的日子怎么办?这些柴要坚持到明年,虽然我们提前已经做了准备。准备了一年的柴火,可是当时没有预料到雪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这个中间肯定有不足。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大家进行合并。减少每一个屋子消耗。这样的话,柴才能节省到来年春天。还有粮食,粮食也得合理安排一下。

    我估计这雪封山,就算山下的农场想帮我们,恐怕也没有办法送上来。我们更多的得考虑自己的自救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没说的是山下的生产队自己都没粮食吃,别说是他们。

    县里就算是想救灾,这一阵儿也没有办法救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个地方,一旦下雪之后再想出门儿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以后的那些年代,下了雪有各种大型机器和设备出来帮大家扫雪清路。

    现在清雪靠的都是人力。

    像他们农场这种偏僻又地大物广的地方,怎么可能清得出来?

    “宋大哥,我就说嘛,不用瞒着小小,你刚才那么一说,吓得我还真不敢说话。你看人家小小脑子多清楚,你一说,人家立马就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小小说的对,我们的确应该把宿舍从新分配一下。尽量大家能挤在一个宿舍,这样能省不少柴火呢。现在我们可是四间宿舍。

    他们女生宿舍肯定得保留,可是我们男生宿舍最好是减成两间吧。”

    何爱国笑着说道,大家都笑了,气氛一下子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宋莫庭看一眼江小小,眼神中都是欣赏,这个女人啊,脑子反应也太快。

    别看人家睡了三天三夜,可是,一醒过来,自己随便的一句话立刻抓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吃了饭,如果身体上没什么不舒服。我们就放心。走吧,走吧,大家都出去,小小已经醒来了,别都挤在她们这个屋里。空气也不好,我们还是回去商量一下,我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把宿舍从新分配一下。要不然我和爱国两个人,你们一个宿舍里挤一个,这样我那间屋子就能腾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莫庭笑着说到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点点头,只要江小小醒过来,他们大家立刻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现在面临的灾情上面。

    毕竟这可是大事儿。

    大家都出去。

    江小小松口气,贾姝拿了碗出去。

    江小小下炕。

    睡了三天三夜,怎么能不活动一下筋骨?

    这场雪灾恐怕不仅仅是这么简单,当初的时候,底下生产队,因为这场雪灾,不少人都饿出了毛病,每个人都饿得骨瘦如柴。

    自己的空间里,虽然粮食很多,可是也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。

    大家的粮食那是有数的,谁都不是傻子,吃多少留多少。

    她要是把这些东西随随便便拿出来到时候怎么解释?

    可是这场雪灾可没有那么容易过去。

    真的让人着急。

    江小小觉得自己睡了一觉,就天翻地覆啊。